衣冠禽兽(luan·lun·群·P合集)_对着隐藏摄像tourouruxiyinxue,扣pi眼主动求cao_我的书包

对着隐藏摄像tourouruxiyinxue,扣pi眼主动求cao

+A -A

    曲意的嘴上功夫自然厉害,他在圈子里诸多零号当中能够越众而出靠的就是嘴上功夫,据说,很多一号直接点名让他口交,更有直男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消息,特意从网上点了他出台,就是为了尝尝鲜。

    曲意的嘴巴迎上隆起的阴唇,手几乎是同时就抱紧了祝笛的臀部。他的嘴巴含住了一片阴唇深深的吸吮,手指一起有节奏的揉着臀肉。同样的力度,同样的角度,炙热的呼吸喷洒在那隐隐有了抬头趋势的肉棒上,越发的撩拨。

    祝笛低下头,看着胯间的脑袋,在对方的头也加入攻势,捅入阴壁中的时候才低低的喟叹了一声,似赞赏又似感慨。

    尖就像一条小蛇,探入蜜后左突右插,时不时在阴壁上来回摩擦一回,偶尔快速的直进直出,制造更多的摩擦力和快感,有时候又抵着壁肉,吸着肥厚的阴唇,贴着一边啃咬吸食,那沉迷的表仿佛在吃什么美味佳肴。

    伺候着阴部的时候,两只手的动作依旧不紧不慢,从边缘慢慢的侵入到了臀缝,尾指从尾椎上慢悠悠的划开缝隙,一路划到了会阴,拇指再在那一小块隆起的位上用力的按压。

    没有男人能够拒绝会阴带来的强烈刺激,那刺激的不是,而是男人心尖尖上的那块痒痒肉,酥麻,震颤,瘙痒难当,恨不得让人把那一块肉都给啃下来,放在嘴里嚼得稀烂。

    祝笛舒展着体,双腿不自觉的更加松泛了一些,曲意立即侧着头,把头更加深入到肉壁当中,在那层层叠叠的肉壁上摩擦着,里面的淫水一股又一股泛滥出来,很快就溢满了他的口腔,他咕噜咕噜的吞下了肚子。

    在浴室里,任何响动都带着回响,那吞咽的声音就像狼的吻,全部落在了人的耳垂上。

    祝笛的眼眸下垂,与曲意上扬的眼对视在一起。

    祝笛轻笑一声,两手开始揉着自己的两团壮观的乳房。那乳房似乎动过手术,乳晕看起来不大,乳头更是粉粉嫩嫩。作为一个男公关,千人骑万人枕,他的乳房更是众多客人们爱抚的重点对象,不管是乳头还是乳晕都不该是粉色,应该是熟透了的玫红色才对。

    可是,祝笛用两指捏起乳尖在对方的头顶上刻意的拉扯的时候,那乳房的的确确是还没成熟的艳粉色,是刚刚由青转红的屁桃的颜色,捏起来的时候,那小小的乳尖就是桃子屁股上的那一个小尖尖,最顶端是最先熟烂的赤红,越往下颜色越淡,等到了乳晕就恢复了粉色,再靠后则是肥腻的乳房,像是一团厚厚的云团被夹在指缝当中,挤成了各种形状,让人看得口生津。

    曲意瞠目结,呆呆的看着那两团白云被祝笛自己在掌心里颠了颠,又挤压在一起,模仿着乳交的样子,把两团乳房同时上下揉着。那肥厚的脂肪在骨节分明的掌心里被分割成了好几块,有的大,有的小,有的堪堪露出最下方的一小团肉沫,被推到了高后就揉捏成一团,再分开的时候,在胸膛上猛地一弹,上下颤动的样子让男人的肉棒瞬间就立了起来。

    偏偏锁骨积蓄的水珠又随着肌肉的动作而滑落到乳房上,最后挂在乳尖上要落不落,在灯光下散发着晶莹的光泽。

    曲意鬼使神差般,扬起了脖子,伸长了头,饥渴的旅人遇到了珍贵的雨水般,虔诚的勾上那一滴水珠,千珍万爱的在头上滚了好几圈,这才咽下了咙。

    曲意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,他吞下去的不是水珠,而是药,他彻底的被这个男人给迷住了。

    祝笛露出惬意的轻笑,那条屈起的腿在曲意的肉棒上碰了碰,等到那龟头探头探脑的去迎接他的玉足,他又绕到了袋上,用脚背掂量了一下那袋子里面的重量。脚趾越来越往下,最后抵在了会阴的中间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曲意的胸膛剧烈起伏着,他目光灼灼的盯着祝笛嘴角的笑意,低哑着问:“我能吻你吗?”

    祝笛唇瓣微挑,头稍稍往上一抬,像一只高傲的孔雀。

    曲意口燥,他双手依旧抱着对方紧致的臀肉,体一点点攀高,眼睛死死的盯着对方那两片唇肉,喘息着,慢慢的靠近它,在对方目光的审视下,把下半唇瓣含在了嘴里,如同方才含着阴唇的姿势,用尖去舔它,用牙齿去磨它,用整个口腔包裹着那一块软肉在自己的嘴里翻来覆去的品味。

    炙热的呼吸喷洒在对方的脸颊上,曲意上的颤抖根本无法掩藏,他几乎是踮起脚去亲吻最爱的男神,那虔诚的姿态让人意外的满足。

    接着,他的腰猛地被人一搂,曲意几乎腾空而起,被祝笛给抱在了怀抱里。祝笛一改被动,长如灵巧的蛇飞快的掠夺了对方的呼吸和神志。

    “唔,呼,呜呜,啊,哥,祝哥,啊啊呼呼,啊”

    曲意的双腿盘在了祝笛的腰上,两人肉棒贴着肉棒,胯部贴着胯部,胸膛挤着胸膛,连那张嘴都无休息,被对方猛烈的吸吮着,啃咬着,撕扯着,没法呼吸了。

    曲意眼眶发红,双手死死的搂住了对方的脖子,起初还能够残留一点理智去挑衅对方的吻技,可是,祝笛这具看起来男女模辩的体里面


【1】【2】
推荐阅读: 心心念念的东北10086移动客服窒息的浪漫本来是为了满足老婆xing幻想被外人cao,结果我上了老婆姐姐tian了一个半月的chu女bi和pi眼chu子香的姑娘节后余生和叔母的故事《欢乐niubi武侠梦》
如果您喜欢【我的书包】,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