衣冠禽兽(luan·lun·群·P合集)_引诱同学,给同学koujiao,tianpi眼,cao前列xian,六九_我的书包

引诱同学,给同学koujiao,tianpi眼,cao前列xian,六九

+A -A

    李单来的时候火烧云都已经落到了高楼之下,不过是在客厅坐了一会儿,孙梁就让他上了楼。

    孙翊躺在床上似乎已经睡着了,孙梁对李单说:“他一直高烧未退,刚刚才洗了澡。我还要出门买菜,你想要吃什么?”

    李单急忙摆手:“我等会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孙梁看了床上眉头耸着的孙翊一眼,笑:“那你陪陪他,我先去超市一趟。”说着,就下了楼,顺带将房门给关上了。

    李单隐约觉得有点怪异,他来看望自己的同桌,没必要关上房门吧?

    不过,到底是在别人家里,李单也不好做多余的事。挪到床边才发现孙翊似乎难受得很,持续的高烧让他的面颊通红,一双眼睛似睁非睁。他好像觉得热,不过一会儿就翻了个,露出没有穿衣服的后背来,上面青青紫紫,不知是什么痕迹。

    李单乍然一看就吓得跳了起来,他只听说孙翊发烧了,没听说他被虐待啊?这些痕迹是虐待的痕迹吧?被谁虐待了?是他的父亲吗?可刚刚短暂的接,李单自觉那位父亲并不是孔武有力暴虐的人啊!

    李单只觉得心惊胆战,还没来得及想通就听到床上的孙翊呻一声。

    不是那种病痛之中的痛,而是带着点魅音?

    李单几乎以为自己幻听了,他忍不住凑近了点,正巧看到睡着的人突然慢慢的睁开了眼。那双眼睛没有了在学校之时的明朗,而是湿漉漉的,仿佛小兔子一般,结合对方那脖子间的红印,无端的绯迷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李单到底还是单纯,以为孙翊遭遇了不好的事,现在正承受着心灵与体的双重煎熬,故而也不好直白的提问。

    孙翊似乎没有清醒,眼睛只是睁开了一瞬又闭上了,低低的呻继续从咙中泄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单平时也不是没有听到过学生们各种各样的呻声,可此时此刻,此景此地,自己同桌的呻却格外的引得人心脏鼓噪,仿佛有一条丝线勒住了心室,缓缓的收紧。同时,无数的鸡皮疙瘩从体表钻出来,让人如坐针毡,站立不稳。

    李单面色几近变幻,接着就看到孙翊似乎热着了似的掀开了上半的被子。

    同时,李单一口冷气就泄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见孙翊的上到都是成片成片的青紫印记,从脖子一路蜿蜒而下,锁骨,胸膛,腰际,然后蔓延到那被被褥遮盖的三角地带当中。

    大片的肌肤上,更加红艳的两点吸引了李单的目光。

    乳头!

    那简直不像是男性的乳头,反而是刚刚发育的少女,有了点乳房的轮廓,乳尖也不再埋在胸膛之内,而是颤巍巍的露出了尖尖角,在胸膛上显示着自己的存在。李单没有见过女孩的乳头是什么样,不过孙翊现在的乳头明显已经超过了他的认知。因为那乳头更加的大,更加的红,整个乳晕都扩大了一圈,上面还有清晰的牙印,好像刚刚被人揉捏啃咬过一般。

    李单控制不住的倒退了一步,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痒”他刚刚才发出一点响声,床上的孙翊就说话了,他的声音嘶哑,眉头深深的皱着,才吐出一个字就彻底的踹开了被褥,露出里面没有一点遮拦的下半来。

    因为难受,孙翊在床上不停的翻滚着,不过是几下,李单就发现了异常。

    孙翊的下半自然也是青紫有加,最为严重的是大腿内侧,几乎没有了一片完好的地方,同时,他的双腿还在相互交叠着,阴高高的立起,上面的龟头不时的吐露着露珠,而他反转过去的时候,房间里一直隐藏的嗡嗡声终于显出了原型——一只假阳具正插在孙翊的屁眼里,勤勤恳恳的搅动着。

    李单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高立的乳头,布满唇印的躯体,吐着液的阴,最后是那红肿的屁眼中焦黑的肉棒,这一幕突如其来的闯入了不知人事的少年眼中,不易于晴天霹雳。,

    李单几乎忘记了呼吸,就看着那根阳具时而左右摇摆,时而不停歇的打着圈儿,时而又微不可查的震动着,就像成年男人的阴插在孙翊的屁眼里,正孜孜不倦的着这个班上的班草,自己暗恋的人一样!

    是啊,孙翊容貌出众,性格阳光,运动更是样样拿手,不止是女同学对他迷恋,连不少的男同学也十分的心悦他。

    高中的,青期的孩子们,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,不在乎他们的性别,总会觉得一切美好的东西是人类的隗宝,值得他们放在心里珍藏。

    现在,李单心里的隗宝躺在床上,嘴里发出勾人的呻,一边揉着自己的乳头,一边抬高了屁股,承受着屁眼里的假阳具将他得口水连连。

    “孙翊”李单忍不住喊了出声。

    孙翊终于睁开了眼,看到边的人,半抽气:“帮帮我!”

    李单只觉得耳朵里轰隆隆作响,他盯着对方的眼睛:“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孙翊把自己的乳头狠狠的拉长,发出焦躁的叹息,屁股不停的抬高落下,以便屁眼里的东西能够得更


【1】【2】
推荐阅读: 心心念念的东北10086移动客服窒息的浪漫本来是为了满足老婆xing幻想被外人cao,结果我上了老婆姐姐tian了一个半月的chu女bi和pi眼chu子香的姑娘节后余生和叔母的故事《欢乐niubi武侠梦》
如果您喜欢【我的书包】,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