衣冠禽兽(luan·lun·群·P合集)_父亲的xing幻想,xia药,诱jian,儿子的rutou太yang了_我的书包

父亲的xing幻想,xia药,诱jian,儿子的rutou太yang了

+A -A

    李单是谁?

    孙梁原本优哉游哉的动作一顿,看着屏幕里那自得其乐的孩子的目光也变了。

    他的儿子在他眼皮子底下自慰,自己着自己,嘴里喊着的居然不是这个亲生父亲的名字,而是一个外人?

    孙梁不可思议之余,心底有一股愤恨冒了出来。好像巨龙守着的宝藏被人窥视了一样,他即愤怒与那人的胆大妄为,又恼火宝藏的光芒太过于夺目。

    显示器里,儿子的呻声此起彼伏,随着假阳具左右摇摆的动作,肠内壁偶尔会泄露出一些光,孙梁的心神很快又被吸引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么小的阳具,在子的后里面摇头晃脑,不用想都知那东西肯定碰到了前列腺。儿子那粗苯的动作代表着他的后还没有经历过真正肉棒的洗礼,他的呻也很单调,只是单纯的哼哼,这让孙梁好受了些。他冷眼的看着儿子抓着那根假阳具不停的抽插着,或高昂或压抑的呻此起彼伏,那后流淌出来的淫液将假阳具浸泡得闪闪发亮。

    孙梁的目光在那后上停留了许久,他幻想着那进出肉的阳具变成了自己粗大的肉棒,狠狠的戳刺在那当中,把它出猩红的血液,让自己的儿子在下哭泣求饶,让他高声的淫叫,让他求着自己得他神魂颠倒,着他一边喊爸爸一边求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场景让男人呼吸急促,他狠狠的掐灭了手里的烟头,关掉了监视器,走下了楼。

    客厅里寂静无声,楼上的孙翊应该还没完事,男人先去打开了冰箱,瞄了一眼里面唯一剩下的瓶装可乐,淡定的从冰冻柜里面拿出了鸡腿,熟练的解冻,准备腌制的调料。不同于往,今天的调料多了一味。

    孙翊下来的时候腿还有些软,他直接去冰箱拿了可乐,瞬间喝了半瓶,然后挤到厨房里看着父亲忙碌。他们父子相依为命,儿子例行公事一般的听着厨房里的响动,一边跟对方汇报这一周的学业。

    实在是太热了,原本洗了澡后有点凉爽的体又开始沸腾起来,孙翊抱怨着看了眼客厅的空调,没坏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热?”他抱怨了一句。

    孙梁头也没回,端着菜放到饭桌上,眼睛瞥了眼儿子手里的可乐瓶子:“你离厨房远点,还热的话就去拿冰牛奶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没胃病,嘛老是让我喝牛奶。”饮料喝完了,他还是觉得嘴里滋味不对,只好去摸了盒装牛奶出来,插着吸管一瞬间就喝了净。

    孙翊爱吃鸡腿,基本每个周末回来都要吃,孙梁把饭菜全部上桌后,鸡腿已经吃得剩一个。

    孙梁装模作样的苦笑了一声:“都是给你的,全都吃了吧!”

    孙翊眼睛一亮,了谢,抓着最后的美食就啃了起来。一边吃一边抹汗,上更是被泡在了太阳底下一样,汗都没停过。

    “好热!”儿子抱怨着。

    孙梁假惺惺的找了个理由:“是你吃得太快了。”

    孙翊点了点头,啃完最后一个鸡腿又去拿父亲的啤酒,咕噜咕噜喝了大半瓶,更加热了,而且除了热之外体好像有点不对劲,就像是有无数的蚂蚁在上爬一样,瘙痒难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孙梁奇怪的看了儿子一眼,“太热的话就把背心脱了,家里又没有女人。”

    孙翊摇晃了一下脑袋,觉得脑子也被烧开了一样,闻言就直接脱了背心。衣服摩擦着胸膛的时候,他觉得自己的乳头也有点痒,不像是起了疹子,而是一种又体内部扩散出来的空虚感,想要狠狠的把乳头抓一把。

    孙梁看着他坐立难安的样子:“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。”孙翊说,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膛,怎么看都觉得皮肤太过于晶亮了,那小巧的乳头立了起来,等着人啃咬似的,他鬼使神差的说了句,“爸,我痒!”

    “哪里痒?”

    孙翊揉了一把自己的胸膛:“这里。”

    孙梁奇怪的看了他一眼,从桌子对面挪了过来,指了指他的乳头:“这个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
【1】
推荐阅读: 心心念念的东北10086移动客服窒息的浪漫本来是为了满足老婆xing幻想被外人cao,结果我上了老婆姐姐tian了一个半月的chu女bi和pi眼chu子香的姑娘节后余生和叔母的故事《欢乐niubi武侠梦》
如果您喜欢【我的书包】,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