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尖茉莉_第四章 reqing的小茉莉_我的书包

第四章 reqing的小茉莉

+A -A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喻茉莉,像是只失去庇护努力寻求安慰的小猫儿般,脆弱、柔顺、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好像置一枚狭窄仄的茧中,体被束缚住动弹不得,而她周烈火焚天,温度灼烧得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喻茉莉努力张开口鼻,试图大口呼吸,可仍旧收效甚微。

    她又尝试发出些什么声音来求救,然而嘴唇翕动半天,发出的只是又软又细的呻声。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的程之后没有等来喻茉莉的回应,已逐渐不耐烦起来。

    他弓腰弯背,面无表地伸出一只手,反手钳制住了喻茉莉的脸颊,迫使她仰头面向他。柔软滑腻的腮肉停留在他指尖,绝妙感使得他微微失神,竟下意识摩挲了两下。

    也许是脸颊上传来的压迫力令喻茉莉稍微清醒了一些,也或许是熟悉的香水味令她的神志短暂回笼,她嗅着萦绕在鼻尖的味,轻轻呓语:“……你今天的香水味真好闻……我很喜欢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极轻,以至于程之后并没有听清。

    他凝眉细想,想了三秒钟无果,便果断放弃思考这个谜题。

    偏偏在这时,喻茉莉又继续呢喃起来:“……不对,小茉莉……你要认清自己的位置……”她低声絮语,语气充满不确定:“我……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味……”

    红润的唇微微翕动,没有要停歇的意思。

    程之后心里不由自主冒了些好奇之心,他并没有克制这种奇怪心理的滋长,反而稍稍将头靠近,以便听得更清。

    距离得近了,仿佛呼吸都在耳边,鼻腔呼出的热气喷洒在耳廓,勾出些酥麻痒意。

    程之后屏气凝神,正要细听,可令人没想到的是,喻茉莉却在此时停止了呓语,她开始动作小幅度地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直到耳上传来湿润的感,他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——是喻茉莉亲在了他耳朵上。

    一瞬间,好像有一股电流从他脊背攀爬而上,袭击了他的大脑,程之后几乎要被这种感知冲击得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他钳制住她脸颊的手一松,略有些无力地垂落在膝上。

    而此刻的喻茉莉,她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她只觉得满的燥意好像有了宣泄之地,一只不知从何冒出的手解救了她。这只手冰凉、有力,将包裹住她的厚茧破开,救她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她不由自主想要与它靠得更近,意图以最虔诚的姿态亲吻它。

    因而,她轻轻张开唇,然后探出湿润烫人的尖,将程之后冰凉的耳垂卷入了口中。

    冰凉的软肉一入口,喻茉莉就下意识吮吸了两下,然后无师自通般微微咬合牙齿,以齿尖摩挲了两下。

    大抵是太忘我,甚至发出了啧啧声。

    这声音像炸雷一样响在程之后耳边,将他仅剩不多的理智震了回来。

    意识到自己遭遇了什么,他脸色迅速笼上一层寒霜,英挺的两条眉皱起,唇线亦紧紧绷直,动作颇为粗鲁地一把推开了喻茉莉。

    “喻茉莉!”他直视着摔到地毯上的喻茉莉,目光称不上和善,说话时声音也隐隐有咬牙切齿之感。

    大约是这一摔令喻茉莉清醒了些,她跌坐在地上,迷迷糊糊睁开眼,对上的就是程之后眼含愠怒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有些不解,亦有些茫然,重重地喘了一口气才无措地开口:“程先生?你打完电话了?”

    程之后余怒未消,如今看她这样更是气不打一来,他环胸抱臂,冷笑连连:“你真是长本事了!”话落将目光移到别,不看她。

    喻茉莉只觉得莫名其妙,她不知程之后这前后迥异的态度是为何,但事到临头,又不能不为自己辩解,因而她强压下心头的燥意,神色仓皇地从地上爬起来,跌跌撞撞往前走了两步:“程先生,你听我……”

    可惜她保持一个姿势太久,如今手脚发麻全酸软,还没走两步,就脚下一绊,整个人如同脱了线的风筝,向前跌飞出去。

    不偏不倚,恰巧扑在了程之后上。


【1】
推荐阅读: 心心念念的东北10086移动客服窒息的浪漫本来是为了满足老婆xing幻想被外人cao,结果我上了老婆姐姐tian了一个半月的chu女bi和pi眼chu子香的姑娘节后余生和叔母的故事《欢乐niubi武侠梦》
如果您喜欢【我的书包】,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