抱走女主前任(快穿)_惩罚世界四:老男人(十二)_我的书包

惩罚世界四:老男人(十二)

+A -A

    殷老师仔细打量了她的脸色,笑的优雅如兰,

    “看来出去走走是正确的,气色好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比不上老师,这气色仪态,说是我姐姐谁不信?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。”老师笑了,确实很美,从内而外的那种知性宽和,安泰怡然得让人羡慕她能把一个人的生活过得这么好。

    不过看了她的文字后,她眉头就严肃地皱了起来,再仔细端详了一遍,”我并不建议你继续写这些。“感细腻,字里行间都隐秘着压抑的感,读来很能引起共鸣和震撼,可作为创作者,她输出的岂是笔尖字迹,更是深挖心间隐秘的创痛。

    “外事翻译那边也给了准信,你过去就有位置,本分的、固定的话语体系,对你才更好啊。”

    本就敏感多愁如黛玉的孩子,再放任绪崩溃,以从中汲取灵感,这是更加病态的神追求。

    倪妮垂下眼,鼻子一直泛酸,有些人,不用你多说什么,就已经想到了一切,徐徐地抚慰。可为什么她不是唯一呢?

    2014年12月4日寒风呼啸

    殷老师真的好好啊,那么好那么好,我愿意为她拼尽气力,夺取一切奖牌荣耀!我也做到了,她高兴自豪又慈爱的目光,比手里的奖杯还耀眼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,她还要那样去看别人呢?有我还不行吗?

    不行啊,我之前,还有好多学姐学长,我之后,还有更多学弟学妹。

    原来,我并不是唯一,仍旧不是谁的唯一啊。

    老师为什么要那么美好,美好的我贪恋

    温暖,又不能再进一步。毕竟,我不是她的唯一,她,也不能成为我的唯一啊。

    要离得远一点儿呢,再远一点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忆戛然而止,倪妮眼里的水光也倏然散尽,

    “我觉得可以试试,毕竟堵不如疏。”

    她换了一种说法,昨晚唐政也在她后说,外事已经打好招呼,她进去不出三个月就会招编,到时候她考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。”出事就太难看了,“不要为我做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闷闷的,从他锁骨传出,唐政亲她发顶,手从腰滑到翘起的臀线,

    “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倪妮推他,拒绝了,

    “不要了,累,困。”

    事儿就那么过去了,早上送她过来老师这里时,两人都没再提起。倪妮也就不知,他转就给那边打了电话,都是上一辈的,下棋就和退休在家的唐父说了。

    晚上一家子吃完饭后,唐父正戴着老花镜看主席文集,烤盆里是甜香的地瓜慢慢弥漫,就听肚子已经明显显怀的儿媳妇问孩子妈,

    “妈,我们在天誉城有房子吗?我有个朋友想买房,不知那边什么行?”

    唐父看了她们一眼,慢悠悠先着开口,

    “房子是用来住的,有没有你不知吗?”

    尹初伊红了脸低头,看不出来羞的,还是怒的,唐母深思了一下,看向背对着的老伴儿,拨了拨烤炉里的红薯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尹初伊再一次感到被架在半空的尴尬,上一次是聚会上唐政离开,他那些直系怕她没话尴尬,有一个就说,嫂子,上次山庄也没能过去给你打声招呼,这杯酒小弟先了,大哥嫂子白头到老、儿孙满堂啊!

    说着就先为敬了,尹初伊却听得满脑子混沌,话不经脑子就出口了,

    “山庄?我没去过山庄啊?”

    “那是谁?是谁冒充堂哥?!还是小郑那小子驴老嗷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明显喝上头了,拍着桌子呢,就被人一巴掌刮了后脑勺,抱着头泪眼汪汪还要被“群宠”,“就说你认错人了,还不信,喝,三杯,给他满上!”

    他们勾肩搭背压着就灌上了,尹初伊脸上笑着,心里却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倪妮是和老师一起吃过饭才回家的,门口见到等了她一天的杨母。

    杨母拎着一个蛇皮袋,里面是两只鸡和时蔬,早上忙完农活下午三四点上来,原本算着晚上炖鸡给她好好吃一吃,如此开心期待着,连村里八婆她又上城找女儿的阴阳怪气都不生气了。一个月的时间,她频频上城堵门,不信也得信这个前世欠的债真的辞了工作,跑出国去给人当翻译了。

    一开始她那个气啊,电话信息过去又骂又劝又,最后死心,看她发回来的明亮又遥远的照片,从骂到一个字也不回,慢慢的,那些漂亮的图片从一天十几张到最后一条信息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杨母得意又解气地冷哼,就是这样的,只要对她热爱追求的东西持以冷漠的态度,慢慢的,她就会怀疑自己,重新听他们的话了。

    倪妮看到门口冷得蜷缩着的老人时,心里确确实实咯噔了一下,愧疚和心疼在血脉亲的牵引下不可抑制地波动,所以等她妈说也要请一个老家那边的人一起吃晚饭时,她同意了。然后迎进了一个年岁相差不大的男子,比她小两岁,清秀,有些讷言。


【1】【2】【3】【4】【5】【6】【7】【8】【9】【10】【11】
推荐阅读: 心心念念的东北10086移动客服窒息的浪漫本来是为了满足老婆xing幻想被外人cao,结果我上了老婆姐姐tian了一个半月的chu女bi和pi眼chu子香的姑娘节后余生和叔母的故事《欢乐niubi武侠梦》
如果您喜欢【我的书包】,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