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人师表(gaogan)_127螳螂捕蝉,却是黄雀在后1_我的书包

127螳螂捕蝉,却是黄雀在后1

+A -A

    只在这一刻,张利国晓得了自己的错误,额头渗出汗来,让他失了血色的脸瞧上去十分的油腻,“我、我……”

    齐培盛看着他,手端起酒,朝着他敬酒,酒杯凑到薄唇前,一饮而尽,不光喝了一杯,他一连喝了三杯,竟是半滴酒都不渗出来,全入了他的嘴里。只他面上依旧没事人一样,看向呆若木鸡般的张利国,“张哥,是我亲自送你进去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点到为止,所有的人都为他的话而一颤,他们是从来都晓得这位齐家家主的性子,事真轮到他开口时,就说明这事再没有转寰的余地了。

    张利国闻言,手缓慢地抹了抹脸,试图将脸上的汗意都抹了,许是他的汗太多了,一时竟抹得这富态的脸更为油腻,像是从脸皮后面渗出来一样。他却是猛地打了自己,竟是左右都打,巴掌声啪啪的清脆,叫人听见这声音都觉得自个脸上一疼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糊涂了,”张利国终于讲出话来,低了他的头,“是我糊涂了,这么多年没守住本心,是我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齐培盛的脸本就是稍冷白,约是喝了酒的缘故,这会儿脸颊到是添了丝温暖的色调来,看向张利国的目光,却是透着厌恶的,“糊涂?怎么是糊涂?我到瞧着你并不糊涂,在南边儿待得太久,是不是真把自个当成无所不能的了?还有了个雅号叫南霸天?行呀,也敢跟天比肩了?”

    张利国此时才晓得害怕,却是认错也是来不及的,真是来不及了,他哪里是糊涂,分明是大着胆子将别人都当作傻子呢,他还以为自个将南边儿都经营的跟铁桶一样,到没想到才入了这四九城,也不过拜见了家主,这就没了退路。

    “不、不敢的。”张利国也只敢这么说了,别的话,他是说不了了。

    吴晟拍了拍手,外头的人进来,就将张利国拖走了。一时间,宴会厅死一样的沉寂,谁好像都不敢出声,这在外头个个都是那上层的人,可叫齐培盛这么一弄,到一时都叫大家都不敢起心思了。

    张利国一被人带出宴会厅,吴晟立时就起来活跃气氛了,将他才把杯底倒了红酒的酒杯举起来,“来来,不要为着这一点坏了气氛,大家以后也记得要一心为公才是。”他这酒倒的并不是满杯,而就是浅浅的小半杯,也给齐培盛倒了小半杯,再将酒瓶放在桌上,那酒也是一满杯的量了。

    谁能不应声?

    自然都是应的,也晓得今儿个是什么个意思,谁也不至于跟张利国一样。

    齐培盛先一为尽,紧接着这整个宴会厅的人都喝了个尽,惟有卫枢喝得最慢,他素来跟卫雷这父子之间淡淡的,可也知目前正是紧要关头,来这里之前,他心里也着实想得天真了些,到今儿他才算看出半点味儿来,就光看着他老婆这个态度,就摆明了要替她舅舅出头的,到叫他有几分为难了。

    都是这样的家世出生,谁还能没有个立场?他就算再跟卫雷这个父子之间有些沉年的纠葛,正如别人所说的那样,他总归是卫枢的儿子,不管心里头怎么想,至少面子上总得为着卫雷,此时这酒喝在嘴里,到有种别样的异味,有点酸,又有点怪味儿——这跟酒的味儿不一样,似掺合了东西,他一时也不由失笑,堂堂齐家的家宴上,还能有谁在酒里下东西,许是这酒的缘故。

    他喝了酒,又凑到她耳边轻声,“这酒少喝些,有些不正宗。”

    他说得很轻,就跟张窈窈咬耳朵似的,把个张窈窈弄得羞,羞得耳垂都红了——这边谢曾宇盯着她,那边儿是吴晟跟舅舅,叫她赶紧地捂了耳朵,想躲避他亲昵的举动。

    谢曾宇刚要伸手将那瓶倒过的酒给移开,还是让卫枢伸手拿走了。

    卫枢笑着朝大家敬酒,用的也是张窈窈倒过的这瓶酒,“今儿是齐家的好日子,也是我跟窈窈的好日子,窈窈她不太会喝酒,我来敬大家。”还有半杯,他也亲自倒给张窈窈。

    他这个样儿,到有几分新郎官敬酒的意思,真就一桌一桌的敬了下去。那被倒空的瓶子先是被放在一边儿,最后到是不见了踪影,像是无端端的就消失了一样。

    因着卫枢的份特殊,这一帮齐家的中心人物们都是都给面子的,但也没有人同卫枢表示亲密的,也就是给齐家的面子,谁让张窈窈是齐家的外孙女呢。可叫人不痛快,齐培盛是看着人被卫枢扣着腰领走,并一桌一桌的敬酒,眼底沉如染了积年的墨色。

    吴晟呢,依旧带着笑意,似浑不在意,心里想的到是最好是叫卫枢也看看她是怎么在她舅舅上呻的,怎么把她舅舅夹得死紧,被她舅舅弄得哭唧唧的小模样——当然还有他这位表哥。、

    谢曾宇年轻,虽说有些城府,到底是年轻,有些沉不住气,便有些露在脸上。他连忙起,大几步就跟上去,到是乖觉地替卫枢拿酒瓶,“卫枢哥,我替你倒酒。”

    他好端端的上座不坐,到是巴巴地跟着他们夫妻走,好像就是他自个在给人敬酒一样。、

    张窈窈哪里看得出来他的心思来,到也想着这孩子可真贴心。

    吴晟往后一靠,“看,还是年轻人会来事


【1】【2】【3】【4】【5】【6】
推荐阅读: 心心念念的东北10086移动客服窒息的浪漫本来是为了满足老婆xing幻想被外人cao,结果我上了老婆姐姐tian了一个半月的chu女bi和pi眼chu子香的姑娘节后余生和叔母的故事《欢乐niubi武侠梦》
如果您喜欢【我的书包】,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