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骨【骨科】_二十九_我的书包

二十九

+A -A

    这次转账用的是银行卡。

    对方提议的。

    陈桉对此无所谓。

    陈榆用了一张新银行卡,确保陈桉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这实际上是他想多了,陈桉不会关注这样的细微之

    她只是确定了稿费到账之后,发表包谢谢金主大大,迅速下线开始数钱。

    然后,陈桉看着账号上的数字,兴奋地在床上滚了一圈。

    先前的广告收益不错,加上这几年的稿费,她已经攒够了十万,这意味着她能够获得喘息的余地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她会接色约稿的原因,来钱快。但她也是很用心地在对待每一幅画的,这都是她的孩子,没有高低之分。

    陈桉兴致勃勃地在淘宝上下单,买了一堆颜料。中国画方向的考研无论是初试还是复试都是要现场画画的。

    都是命题创作,在八开大小的宣纸上画画。

    陈桉考的母校,学硕,方向是中国山水画理论研究与创作实践,导师是业内大拿。

    这是当年竞争最大的专业,只取一个,陈桉压力不小。初试排名还算靠前,但复试的时候因为心理压力太大落败了。

    山水画笔意清淡,讲究意境。

    她失了意境。

    面试的老师也曾教过她,唯有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陈桉下笔的时候就知的结果。

    老师没有谋私。但私底下告诉过陈桉,有困难可以找她。

    她也看出来陈桉当时的状态不对劲。

    陈桉婉言谢绝了。

    她不想把所有故事都剖出来讲解,太逊了。

    思及往事,陈桉的快乐消退了些。

    她打开了寝室群。

    这里也没往常活跃了,只有潮州的室友在群里问大家还要不要喝茶,茶厂又出了新茶。

    陈桉还蛮喜欢凤凰单枞的口感的,第一个响应了。

    室友私戳了她,又嘱咐:单丛茶属于半发酵乌龙茶,中性偏寒,新茶尤甚。你姨妈期刚过,少喝一点。

    陈桉是寝室里最小的,跟室友关系好,对她这些絮絮叨叨早就烂熟于心。

    但陈桉听到室友谈到月经,心中猛地一跳。

    最近忙着赶稿,疏忽大意,到现在才发现这个月的月经还没有来。

    而她的月经向来很规律。

    陈桉掰着指头数了数,已经过去近一周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什么好消息,尤其是她这个月刚开了荤。

    她开始回忆起跟陈榆的性事,每一次都是带了套的。但搜了一下百度,带套也不能杜绝所有怀孕的概率。

    她有些明白那些论坛里蹭姨妈的女孩子的心理了:是在害怕。

    她抓起钥匙就往小区的药房跑,连脚上的拖鞋也没换。

    下午的阳光很猛,连风都是热的,热气直直地扑到脸上。

    像在蒸温度很高的桑拿,于是把她的所有理智都蒸发掉了。

    她的脑袋开始不由自主地发散性联想。

    兄妹相奸,生出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。

    一定会很丑,比陈榆丑,比她丑,集齐了他们上所有的缺点。

    比她要闹腾得太多了。

    她有点想哭。

    大脑机械性地运作着,使唤着体去药店买验孕棒。

    店员是个年轻女孩,看见她面色苍白便关心地问她怎么了。

    陈桉摇了摇头:一支验孕棒。

    就不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店员体贴地拿了黑色袋子帮她装好。

    出店门的时候,却发现天空黑了大半。

    她打开手机,上面提示要出门带伞,到夏天的雷雨天气了。

    雷雨雷雨。

    她的脑子又开始不由自主地想到曹禺先生的《雷雨》。

    四凤跟周萍是什么结果来着?

    怀孕的四凤在雷雨中逃出客厅,电而死。而周萍开枪自杀。

    嘁,怎么连天气也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陈桉不由自主地摸着肚子,是温热的,里面真的会有一个丑丑的孩子吗?

    她做贼一般回了家,把避孕棒带到了厕所。

    验孕最好是用晨尿,但陈桉顾不得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她在焦急地等待结果。

    陈榆的电话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陈桉接起,第一句就是:“陈榆,之前那几次安全套有破吗?”

    陈榆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他对此一向谨慎,全程都是戴套的,能杜绝意外。事后,他也是给陈桉做了清洁的。

    “你怀疑自己怀孕了吗?”陈榆说,“性事会影响女性体内激素的变化,你姨妈推迟几天是很正常的事。先不要太焦虑。”

    如果真的怀孕的确是件麻烦的事,可陈桉已经慌了,他这个时候不能乱。

    “你知我的姨妈期?”陈桉问

    “你房间厕所的垃圾桶


【1】【2】
推荐阅读: 心心念念的东北10086移动客服窒息的浪漫本来是为了满足老婆xing幻想被外人cao,结果我上了老婆姐姐tian了一个半月的chu女bi和pi眼chu子香的姑娘节后余生和叔母的故事《欢乐niubi武侠梦》
如果您喜欢【我的书包】,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